鲁能确定夏窗更换外援!西塞将离队为新援腾位置

http://www.spbo.com 2018-07-13 11:53 来源:新浪网体育
西塞将离开鲁能
西塞将离开鲁能

  世界杯即将落幕,中超也将战火重燃。

  几天之后,山东鲁能就要在主场迎战上海上港,这也将是中超联赛的榜首大战。对于山东鲁能而言,能够在赛季间歇期前稳居积分榜的次席,已经超出了外界对于这支球队在赛季开始前的预估,尤其是土帅李霄鹏,更是带领着球队给了人们不少的惊喜。

  那么,在联赛重启之后,如何保存这种良好的状态并且能够冲击赛季目标,都是外界无比关注的问题。在转会窗口即将关闭之际,关于外援的调整即将水落石出。本文也将从尽量以客观的角度,尝试从引援方面进行分析。

  更换外援已成定局,“实用型”将成最佳选择

  是否更换外援,几乎是球迷们最关心的问题。尤其是在中超其他球队在间歇期频频有大动作补强阵容的时候,对于山东鲁能的赛季已经有了更多期待的球迷们,更是期待球队能够在间歇期内引入强援。事实上,山东鲁能俱乐部确实有计划更换一名前场外援。

  距离山东鲁能引进上一名外援,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那时还是在2016赛季的中期转会,山东鲁能引进佩莱和西塞。而当时刚刚参加完欧洲杯的佩莱,也成为了山东鲁能迄今为止引进的最后一名外援。显然,对于一支想要有所作为的球队而言,在近三个赛季、两年时间内都不进行外援调整,并不算是有进取心的表现。尤其是在这个赛季上半程在联赛积分榜上已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外界尤其是山东鲁能球迷更为期待能够引进强力外援。

  实际上,尽管结果如此,山东鲁能在这两年期间也从未停止过引进高水平外援的尝试。

  在2018赛季的准备期,山东鲁能就曾经试图引进一名欧系的进攻型球员,并且一度进入了非常实质性的接触的阶段,可惜因为价格的原因最终未能谈拢。这名球员在本届世界杯上表现出色,并且攻入了一粒精彩进球帮助球队晋级。

  也就是说,实事求是的讲,对于目前阶段的山东鲁能而言,价格已经成为了引援的最大障碍。因为受限于俱乐部的性质,就注定不能像其他俱乐部那样,肆意的去挥舞人民币引进球员。即便是因为战术体系的原因需要高水平外援来补强阵容,在外援的引进上,也很难买到心仪的球员。

  所以,再次明显的限制条件下,山东鲁能的外援更换已经非常谨慎,既要价格合适还得符合球队现阶段的要求(或者球队的规划)。换句话说,在错过了联赛准备期的强援引进之后,山东鲁能已经完全没有可能斥巨资引进像马斯切拉诺和卡拉斯科级别的球员,而是只能更为现实的选择“实用型”球员。

  另外,必须要强调的是,山东鲁能的近年来的引援一直是在非常扎实靠谱的节奏中进行。在一套相当成熟的外援目标跟踪、引进体系的指导下,山东鲁能俱乐部不仅彻底甩掉了“引援人傻钱多”的帽子,而且还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外援的经营。现在效力于广州富力的乌索就是这套体系第一批体验者,被从巴甲球队科里蒂巴购进之后,无论是租借回巴甲还是出售到广州富力,山东鲁能都属于默不作声的获利者。而其他的外援吉尔、佩莱、西塞和塔尔德利,也都在实战中证明了自己的“物超所值”。也就是说,球迷们大可不必担心这次外援的更换时山东鲁能会让人们失望。                      

  离队者为西塞,未能上演的“塞内加尔德比”

  如果不出意外,在山东鲁能现在队中的四名外援中,塞内加尔人西塞将离开球队,为新外援空出位置。

  在山东鲁能之前的最后一次引援中到来的西塞,在山东鲁能效力期间表现并不差。在能够得到的有限上场时间内,西塞取得了不少的进球。西塞加盟山东鲁能首秀就取得进球,作为一名能够独立解决问题、且有着不错得分能力的前锋,西塞在山东鲁能的前场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起到支点作用。

  可惜的是,因为外援登场名额的限制,西塞并没有能够在与佩莱的竞争中胜出获得稳定的主力位置。所以,在合同即将到期之时,离队也就成为必然。

  无论是在之前的俱乐部纽卡斯尔还是塞内加尔国家队,西塞都是一名很不错的球员。而且,中国对于西塞而言,也有着不少特殊的意义。

  首先是西塞的好朋友登巴巴。登巴巴和西塞是塞内加尔国家队同时期的锋线组合,按照来到中国的先后次序,登巴巴先于西塞来到中国。可惜的是,两人并没有能够在中超赛场上相遇。因为登巴巴的断腿重伤,山东鲁能对阵上海申花时,登巴巴并未能出现在阵容之中。

  而当间歇期内登巴巴重归上海申花,西塞却要离开山东鲁能,甚至连留在中超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那么无论是球迷还是西塞都期待发生的“塞内加尔德比”,都将无法成为现实。

  更加必须要提到的是,说到登巴巴和西塞,就不得不提起另一名与他们两人私交甚好的球员:科特迪瓦人蒂奥特。蒂奥特与登巴巴、西塞曾共同效力于纽卡斯尔联队。当时,三人组成的前场组合也在英超赛场上名声颇大。蒂奥特在西塞之后加盟中甲球队北京北控。遗憾的是,因为心脏原因,蒂奥特在训练场上猝死离世。在他去世之后,西塞在比赛中每当进球就会掀起球衣露出悼念蒂奥特的文字,令人唏嘘不已。对于这名有情有义的外援,在离别之际送上的只有祝福。

  更加鲜为人知的是,尽管在外界看来,西塞在山东鲁能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但事实或许远非如此,在2017年的时候,曾经有一张没有广为流传的照片,西塞在老家塞内加尔组织了一支球队,这支球队身穿的都是山东鲁能的服装。与西塞有着同样举动的球员还有塔尔德利,他也曾在巴西组建了一支业余球队踢球,全队身穿的也都是山东鲁能的服装。

  新外援位置何在?或并非中场指挥官

  关于山东鲁能的新外援,之前传闻最盛莫过于帕尔梅拉斯的杜杜。这位曾经的巴西边缘国脚,曾经不止一次与中超扯上关系。不同的是,这一次是被外界观察为缺少中场指挥官的山东鲁能。

  尽管本赛季上半程的战绩不错,但是山东鲁能在前11比赛中取得的胜利还是显得有些磕磕绊绊,给人更多的印象还是胜利是因为场上球员不放弃的拼搏得来,而不是真正实力上的碾压。中场组织者的缺失,让山东鲁能时常面临“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窘境。

  自从中场组织者蒙蒂略离开之后,在2017赛季,山东鲁能的中场组织者就只有蒿俊闵。到了2018赛季,u23球员姚均晟和蒿俊闵一起担当起了中场组织者的重任,再加上比赛时游走于全场的塔尔德利,就是山东鲁能中场的全部创造力所在。

  回归前文,山东鲁能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赛季开始前试图引进一名中场组织者补强阵容未能如愿后,在上半程联赛的进行过程中就没有停止追逐高水平外援的脚步。在历史上,山东鲁能曾经不止一次在联赛中期进行过重磅调整。无论是当年的瓦格纳勒夫、尤西雷,还是佩莱,都是在联赛中期调整时加盟球队。

  可以肯定的是,在无风不起浪的前提下,山东鲁能应该确实与帕尔梅拉斯就杜杜进行过深度接触。但是依据之前“见光死”的经验,凡是在早期就被爆出的交易,几乎没有成功的范例。山东鲁能应该是没有能够与帕尔梅拉斯就杜杜的交易达成一致。一方面,即便是在山东鲁能“巴西化”最为火热时期,也从未与帕尔梅拉斯俱乐部有过交易,两个俱乐部之间的互信和情感并不占优势。另一方面,就帕尔梅拉斯自身而言,目前三线作战且战绩不错、经营状况不错,在山东鲁能不可能“用钱砸”的前提下,放掉自己的球队核心实在也是需要斟酌的事情。

  那么,在几乎确定无法引进中场指挥官的前提下,山东鲁能究竟会将这个外援更换的名额放在什么位置上,就是一个颇有意思的议题。

  其实,目前山东鲁能的战术体系中,一名高水平的中场组织者并非百分百的必须选择。在李霄鹏和前任马加特的调教下,山东鲁能的打法已经相对简练,中场球员承担的更多的是防守任务,球队在比赛中往往会选择最简单的方式通过中场,并不去与对手纠结于控球率之类的方面。

  这也就在相当程度上意味着,山东鲁能在不能引进水平超过蒿俊闵和姚均晟一个或几个档次外援的情况下,退而求其次选择一名更为年轻、更有冲击力,也更加适合现阶段中超赛场的边路突击手,以延续球队目前的打法,未必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塔尔德利状态起伏,补强锋线或是不错选择

  在山东鲁能频繁热身赛和备战足协杯对阵贵州比赛之时,塔尔德利的行踪成为了外界的一个议题。之前状态火热的塔尔德利并没有出现在出征贵州的阵容中,反而是去往欧洲旅行。这种迹象一度被外界解读为塔尔德利与俱乐部的关系发成摩擦。

  实际上,这种担忧大可不必。塔尔德利的不能参赛,并不是外界所风传的因为“合同年要求涨薪”而“罢训罢赛”,而是确确实实如山东鲁能主教练李霄鹏所说的“个人原因”。

  在2018赛季的上半程,塔尔德利成为了山东鲁能的“真大腿”,频频进球为球队拿分。尤其是在球队缺乏中场组织者的情况下,塔尔德利在场上不仅拥有自由开火的权力,还要在相当程度上承担起前场组织的重任。可以说,塔尔德利自从加盟山东鲁能以来,这支球队对他的依赖程度从未如此之高。

  但是,塔尔德利确实有自身的硬伤存在,就是状态的起伏不定。实际上,在2017赛季塔尔德利的状态已经较2016赛季有着明显的回升。但是需要看到的是,在整个2017赛季中,塔尔德利的出勤率并不是很高,这并非全是球队阵容轮换的原因,而是塔尔德利频繁出现的伤病。甚至为了塔尔德利的恢复,山东鲁能还专门从巴西请回了曾经为罗纳尔多进行一对一服务的理疗师布鲁诺(目前布鲁诺已经离开山东鲁能,去往巴黎圣日耳曼任职理疗师)。

  也就是说,塔尔德利的状态,或许根本就无法支撑整个赛季的高强度比赛。而已经习惯了有塔尔德利类型球员的山东鲁能战术体系,相比于中场组织者,更加需要的也许是另一名“塔尔德利式”的前场球员。

  早在2016赛季,山东鲁能就曾经尝试引进一名与塔尔德利类型相似的球员,奥地利球员哈尔尼克就是当时的人选之一并无限接近。也就在世界杯开始之前,哈尔尼克刚刚从从汉诺威96转会云达不莱梅,尽管未能穿上鲁能的球衣,但是还是又一次证明了山东鲁能引援团队当时的靠谱程度。

  因为抵达济南之后又离开,哈尔尼克被冠以“鲁能逃跑新娘”的称谓。但是,相比于当年曾签约之后又逃离的新西兰人斯梅尔茨,哈尔尼克的“逃离”则是非常绅士。当时,刚刚参加完欧洲杯并表现出色的哈尔尼克与鲁能进入了实质性接触并抵达济南。但是,哈尔尼克却在抵达济南的次日就离开,遗憾的未能最终加盟。事件发生后,山东鲁能俱乐部对外“非官方”的解释是“未通过体检”或“球员拒绝体检”,但是这一只在私底下流传的说法很快随着哈尔尼克加盟汉诺威96不攻而破。

  根据已知的综合消息,在两天时间内,哈尔尼克完成了奥地利—北京—济南—北京—德国行程显然不是为了万里迢迢摆山东鲁能一道。最为接近事实真相的解释应该是哈尔尼克实地看完济南之后,对于济南的城市环境不满意而选择离开。

  其实,这种因为城市的原因而在引援中处于劣势的苦恼已经困扰了山东鲁能许久。且不说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相比,济南对于外籍球员的吸引力甚至不如同省城市青岛。而高水平球员选择效力的球队时,除了薪资之外,城市环境也是很大的一个因素。在比哈尔尼克更早的时候,山东鲁能曾经在与其他俱乐部的竞争中因为所在地的原因不止一次的败下阵来,而当年中场核心蒙蒂略也是因为孩子无法在济南找到合适的国际学校就读发出不和谐的声音,与俱乐部闹得相当不愉快。

  另外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中超效力已经超过四年的塔尔德利,技术特点已经被对手研究的颇为透彻,越来越有针对性的防守,已经让塔尔德利在比赛中相当难的发挥最大作用。如果能够如愿有一名外援成为他的有效补充或者帮他挑起大梁,塔尔德利或许能够在得到足够休息的前提下发挥更大的作用。

收藏此页】【关闭此页】 微博转至: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