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解析冬训前的鲁能:外援变局 归化形式>意义?

http://www.spbo.com 2019-01-01 08:45 来源:新浪网体育

全景解析鲁能
全景解析鲁能

  在山东鲁能全队即将集中开始冬训之时,关于队中外援的去留、内援的引进,以及新赛季的目标都成为外界普遍关注的话题。

  佩莱究竟是否续约?格德斯能否留下得到证明自己的机会?德尔加多到底会不会来到中国联赛?亚外又会选择哪个国家的球员?关于这些问题,本文都将试图做出分析。

  佩莱不可缺?其实是高中锋不可缺!

  山东鲁能俱乐部一则“佩莱未续约”官方的“辟谣”,曾经让球迷们颇为担忧。因为众人无法想象如果失去了佩莱,山东鲁能的战术体系会变成什么样子?

  意大利前锋佩莱是一名典型的高中锋,或者说是一名典型的欧式中锋。自加盟山东鲁能之后,无论是马加特还是李霄鹏,在制定战术时都是围绕他。而在实际的比赛中,尽管以佩莱为核心的战术众所皆知,但是还是为山东鲁能获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胜利,这完全得益于佩莱在前场超强的做球能力和较为稳定的得分能力。

  事实上,以佩莱为核心的高中锋战术,是在实际上否定了山东鲁能之前的“巴西化战术体系。尽管依旧拥有像塔尔德利这样的巴西前场球员和吉尔这样的巴西中后卫,自佩莱到来之后,山东鲁能的战术体系就已经完成了根本性的转变。只是受限于边路球员的能力,并没有能够体现出应有的威力。

  因为有亚冠附加赛的原因,山东鲁能的新赛季准备期已经相对较短。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山东鲁能应该不会再冒险演练新的战术体系。这也就意味着,以佩莱为核心的战术体系,将会继续延续并且使用,需要进行补充的则是边路球员和前场攻击型球员。

  因为佩莱对于整个球队的作用,所以就迫使山东鲁能必须以百分百的诚意去挽留这名球员,只要不是非常过分的要求,应该会得以满足。而就佩莱而言,在山东鲁能的两年半过的也相对较为愉快,那么双方续约则是水到渠成。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中国足协对于新赛季投入严格限制的情况下,要放弃佩莱再寻找一名类型相似、能力相近的球员,实在是难上加难。

  如果在极端情况的影响下,佩莱不能续约,那么山东鲁能就必须寻找佩莱的替代品。而同样因为足协新出台的投入限制,山东鲁能势必无法引进类似与佩莱的外籍球员,而是不得不使用国内球员作为替代,以维持现有的战术体系。

  格德斯或“租变转”,融入球队速度将成为关键

  自从以租借的形式加盟山东鲁能之后,格德斯都是以“备胎”的角色出现在球队之中。

  这名年纪轻轻的巴西球员,被山东鲁能球迷们寄予厚望。尤其是在同时段加盟的广州恒大的塔利斯卡“大杀四方”的时候,山东鲁能的球迷们更是期待格德斯也能够令人兴奋。实际上,这两名球员无论从资历还是能力上完全没有可比性。

  在球员能力和身价都已经极度透明的今天,想在交易中“捡漏”已经难之又难。山东鲁能引进的格德斯之前,肯定对于这名“成长型”球员的能力有着清楚的认识。就如同山东鲁能队主教练李霄鹏多次在媒体问及格德斯的情况时所说的那样:格德斯还是需要融入球队。

  这个“融入”的阶段,无论是塔尔德利、阿洛伊西奥,还是佩莱和西塞都曾经历过。这些后来证明了自己实力和身价的球员,在加盟球队之初都没有能够表现出外界普遍期待的水平,这就是足球。

  对于格德斯而言,巴西年轻人的敬业程度不容置疑,在有限的上场时间内,也并不乏令人眼前一亮的时候。只是在更多的时候,外界更愿意将他与已经确定离队的塔尔德利相比较。同样的道理,拿塔尔德利的标准去要求格德斯,肯定也是不合理的。

  在加盟山东鲁能之后,李霄鹏已经尝试着使用格德斯打过数个不同的位置。既有他原来在巴甲熟悉的边前卫(边锋),也有类似于塔尔德利的前场自由人。可惜的是,因为时间的原因,我们并没有看出来格德斯究竟适合什么位置。

  这种“实验性”的使用,在李霄鹏的排兵布阵中就能够看出。出现在首发阵容中的格德斯,多次在比赛后半段被替换下场。也就是说,去除掉体力的原因,更大的原因还是李霄鹏觉得格德斯在场上并没有起到他期待中的作用,或者无法与球队捏合成一个整体。

  对于格德斯个人而言,选择从巴西来到中国意味着什么肯定心知肚明。在半个赛季之后,对于球队的实力和中国联赛的认识,也肯定有了更深的了解。那么剩下的也只能交给时间,让自己更快的融入到球队的战术体系中,像自己的之前的巴西老乡们一样,在中超和亚冠赛场上证明自己的实力。

  “新外援”德尔加多,实为“外援替补”

  根据葡萄牙媒体的报道,佩德罗。德尔加多已经成为山东鲁能的新外援。这名曾经多次入选葡萄牙青年队的小将将代表山东鲁能征战2019赛季。

  这是一则完全未经山东鲁能官方证实的消息,但是几乎在同时期爆出的“佩莱续约”消息却受到了山东鲁能俱乐部的官方否认。

  作为局外人,不知道山东鲁能俱乐部对于这名年轻球员的布局究竟如何。但是可以肯定,作为2018赛季中期转会时与格德斯同时被签下的德尔加多,水平与格德斯相比较应该相当,甚至不如格德斯。否则,作为同时间段签下的球员,来到中国参加中超报名的就会是德尔加多而不是格德斯。

  之所以说不要对这名球员有过高期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名球员从未在高水平联赛效力过。格德斯尚且曾经在巴甲联赛有着出色的表现。如果不是与山东鲁能签约,德尔加多究竟是谁都无人知晓。

  所以说,关于德尔加多更为接近真相的一种解读,还是山东鲁能在海外联赛中选择的一名“备胎”。这一点从德尔加多的场上位置就能够看出。

  在山东鲁能队中,实际上近年来一直是外援后腰,安塔尔、西芒、尤西雷都是其中的佼佼者。直到尤西雷离开之后,山东鲁能的后腰位置上才不得不使用国内球员。山东鲁能此次选择德尔加多,无非就是正好遇上了合适的球员,然后签下作为备用。

  采取此种方式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山东鲁能在外援的引进方面有了更大的余地。无论是在赛季前的选择还是赛季中期的引进,都有了德尔加多这么一个“外援替补”。实际上,在中国足协对于外援引进管控越来越紧的今天,德尔加多还是有可能在某个时段登陆中国联赛的。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受限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山东鲁能如果像其他俱乐部一样在球队中“囤积”外援,势必会承受相当的压力。那么有德尔加多这样一个身价不高,又具备升值潜力的球员作为“备胎”,无疑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至于他来到中国联赛的时间,应该不会是在2019年。

  亚外:位置锁定中后场,韩籍球员或将加盟

  因为重归亚冠,山东鲁能的亚外引进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尽管因为中国足协公布了新赛季的外援使用要延用2018赛季政策,让“亚外”依旧处以尴尬的境地。但是,对于参加亚冠联赛的球队而言,如果不使用亚外的话,将是一个极大的浪费,山东鲁能肯定不会明摆着吃这么一个亏。

  山东鲁能的最后一个亚外,是具有巴勒斯坦和巴西双重国籍的尤西雷。在2017年,山东鲁能将尤西雷租借到了圣保罗,一年之后正式转会。这位入选过巴西国家队,能够司职后腰和中后卫的球员曾被成为“中超最强亚外”。

  我们都曾经记得尤西雷与吉尔组成中后卫组合的情景,也对尤西雷在后腰位置的拦截和进攻记忆犹新。那么,本身在后腰位置上就存在极大隐忧的山东鲁能,是否会在亚外引进时以尤西雷为榜样,引进一名同类型球员?

  原因很简单,在目前的山东鲁能队中,雷打不动的主力后腰只有蒿俊闵一人。因为位置的关系,蒿俊闵的进攻能力被极大限制。更为重要的是,蒿俊闵本身并非是一名后腰球员,山东鲁能主教练李霄鹏将他放到后腰位置上,更多的还是希望能够在中后场增加一个进攻发起点,这恰恰曾经是尤西雷在场上的职责。

  另外的一个原因也显而易见,如果山东鲁能能够引进一名中后场外援,那么蒿俊闵的进攻能力也将得到解放。在失去了塔尔德利之后,山东鲁能的前场组织能力缺失颇大,在格德斯去留未定,能够如愿引进一名前场组织型外援也未定的情况下,对于蒿俊闵的预期也将会超过2018赛季。

  在外援引进方面已经极为谨慎且现实的山东鲁能,引进亚外同样谨慎现实。从某种程度上讲,再想引进一名尤西雷级别的亚外已经不再有任何可能。从现实的角度而言,山东鲁能引进亚外的目标应该是“用熟不用生”的原则。

  目前,在外界的普遍猜测中,因为山东鲁能教练组中有在K联赛执教多年的法比奥,所以山东鲁能的亚外有很大可能是来自于韩国。

  实际上,在山东鲁能引援的历史上,确实曾有多名韩国球员“无限接近”。其中最为真实的一次就是郑仁焕。当时这名韩国中卫在已经接近签约的情况下最终未能加盟,而去往河南建业效力。当时的原因就是山东鲁能已经与尤西雷进行了很有成果的接触,在缺失了半个赛季亚外的情况下,山东鲁能才在那个赛季的中期转会引进了尤西雷。

  除了郑仁焕之外,山东鲁能也曾接触过同位置的多名韩国球员,可以说双方之间早在法比奥之前就有着良好的沟通。

  其实,对于山东鲁能而言,单纯因为亚冠而准备的亚外,完全可以选择既熟悉中超赛场,也有丰富的亚冠经验的成熟球员。因为这种情况下的球员,完全可以以一份短期工作合同,甚至可以以租借的形式加入球队,完成阶段性任务。

  左后卫困局:挖潜还是引进?

  山东鲁能的2018赛季阵容中,有一个位置始终让人无法放心:左后卫。

  有人会说,这个位置上有着山东鲁能队中最为稳定的一名球员:郑铮。确实,就目前而言,郑铮在左后卫位置上确实让人放心。尽管多次受到伤病的困扰,但是郑铮依旧保持了相对较高的竞技状态。

  所谓“困局”,就是郑铮没有替补。

  山东鲁能的右后卫位置人才济济,无论是张弛、王彤还是小将刘洋、李海龙,都能够在比赛中打出相当的水平。但是在左后卫位置上,却始终未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在山东鲁能自己的青训体系中,曾经有一名纯粹的左后卫球员:糜昊伦。这名入选过各级别国字号球员的左后卫,现在效力于天津权健。当年,在糜昊伦转会,郑铮伤停的情况下,山东鲁能才不得不从青岛中能引进了宋龙救急,而在2018赛季我们几乎没有看到过宋龙的出现在比赛名单中。

  在刚刚结束的u23联赛中,山东鲁能队中的中后卫赵剑非也曾经是山东鲁能教练组重点考察的左后卫替补人员之一。这名身材高大的年轻球员在与同年龄段球员的较量中,一直稳占上风,左右脚较为均衡的特点,也让他成为了山东鲁能左后卫人选的备选者之一。

  另外还有一个更为简单的办法,就是在转会期再引进一名司职左后卫的球员,补充该缺。只是,以山东鲁能近年来在国内转会市场上只出不进的特点来看,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并不是很大。内部挖掘潜力,为郑铮寻找替补,也是最大的可能。

  边路之惑:进攻型球员都去哪里了?

  在不止一场的比赛中,我们都曾对着山东鲁能的18人名单困惑不已。困惑很简单:在替补席上,坐着的几乎都是后防线球员,带有鲜明进攻属性的球员实在少有。

  这也就意味着,即便是在球队比分落后或者迟迟打不开局面的时候,主教练要面对的将是无人可换的境地。在曾经的山东鲁能,不仅两个边路是颇为犀利,就连边后卫的助攻也是招牌战术。当年活跃在边路的郝伟、王超、矫喆、吕征,还有至今仍在队中的郑铮,都是其中的代表性球员。

  也正是得益于这些边路突击型的球员,山东鲁能长期以来延续着高中锋的战术。从韩鹏到杨旭,甚至在青训体系中一直保留着传统的中锋位置球员,像成源、郭田雨就是其中代表。

  只是,以“巴西化”为起始,山东鲁能开始尝试完全迥异于传统的战术。在此之前边路突破很是犀利的吴兴涵和刘彬彬,曾经一度被认为可以统治山东鲁能五年以内的边路。但是,在全面施行“巴西化”的大环境下,刘彬彬和吴兴涵本身的特点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吴兴涵甚至不得不去踢边后卫位置。

  当马加特终止了山东鲁能的“巴西化”之后,随着佩莱的到来,山东鲁能重拾边路起球禁区内找高中锋的战术。但此时山东鲁能的阵容中,边路的突击能力已经自废大半。

  实际上,从马加特开始,山东鲁能就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无论是当年试图引进又失败的奥地利国脚哈尔尼克,还是最近加盟球队的巴西年轻球员格德斯,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为了解决边路的问题而来。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在塔尔德利已经离队,格德斯的能力尚未完全展现,国内球员实在不堪大用的情况下,引进司职边路的进攻型球员,已经成为较为迫切的任务。

  双线作战,“李松益和齐天羽们”机会来了

  山东鲁能目前的阵容中,有不少颇具实力但是受限于阵容和政策而未能在场上展示自己能力的球员,比如李松益和齐天羽,再比如陈哲超和王炯。

  在2018赛季的后半段,“千年不登场”的成源在一线队已经获得了不少出场机会。尽管没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但是还是显示出了不俗的功底。他的亮相中超,也折射除了山东鲁能另外的一个情况:板凳球员的出路何在?

  在山东鲁能21018赛季的报名名单中,有几名球员整个赛季登场时间寥寥无几或干脆“零登场”。刘震理、李松益、郭田雨、李微、宋龙、齐天羽、陈哲超、王炯,这几名球员就是其中的代表。

  除去刘震理是因为位置原因,其余的任何一名球员都不能说完全是因为能力原因而得不到上场机会。更多的还是因为u23政策原因导致的排兵布阵不得不顾忌太多,挤占了上场名额。

  尽管情商极高的主教练李霄鹏在整个赛季中尽力在安排这些球员获得进入大名单或者替补登场的机会,依旧避免不了这些球员因为长时间不能参加一线队比赛而导致的状态下降。那么,在2019年这些球员会不会在双线作战的情况下迎来机会?

  可以肯定地说,这些球员中除了34岁的李微之外,都正值当打之年。其中,李松益和宋龙在前几个赛季一直介乎于主力与替补之间,齐天羽曾被马加特所看好,陈哲超、郭田雨和王炯都是各自年龄段国字号球队的主力球员,实力可谓是不言而喻。

  当山东鲁能在2019赛季面临亚冠、中超双线作战之时,这些“储备球员”的使用,也就成为了李霄鹏要考虑的事情。只要能够将他们的竞技状态调整到比较好的状态,山东鲁能其实并非外界所担忧的那样无力支撑双线作战。

  还有必须要提到的一点是,在参加的2018年u23联赛的时候,山东鲁能还召回了在巴西青训的曾宇明、张源书和段刘愚。这几名球员在比赛中已经表现出了超出同年龄段球员的水平,他们加入之后,山东鲁能的阵容将更加充实。

  只是,这也就意味着李霄鹏要面对另外一个问题:在2018年的报名名单中拿下谁?再增加上谁?

  三年轮回,吉尔重返亚冠赛场

  在山东鲁能与北京国安的足协杯决赛终场哨声响起后,吉尔躺在场内久久没有起身。据山东鲁能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透露,吉尔在放假离开球队时还对于决赛中那个未能攻入的头球耿耿于怀,一再念叨:“是我丢了冠军”。

  这样的吉尔,这样能让人不喜欢。

  自从加盟山东鲁能之后,吉尔就以自己超强的实力征服了山东鲁能球迷乃至对手的球迷。这名沉默寡言的巴西中后卫根本不像是个个性烂漫自由的南美球员,反倒是像一个充满了纪律性的欧洲球员。即便是面对胡尔克、拉维奇这样的世界级前锋时,吉尔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当年,是因为曼诺的召唤,吉尔才从科林蒂安来到山东鲁能。在那一年,吉尔经历了山东鲁能的双线作战:亚冠从附加赛打起小组出线,中超半程垫底换帅后最后一轮比赛惊险保级。

  可以说,在令人难以形容的2016赛季,不论球队的在国内还是亚冠赛场上的成绩如何,吉尔的表现都是一如既往的稳定。当三年之后山东鲁能重回亚冠,在亚洲赛场上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又来了。

  山东鲁能的外援中,最重要的已经不是佩莱而是吉尔。

  在2018赛季的多场比赛中,李霄鹏在比赛的最后时刻比分落后时,已经使用过将吉尔顶在锋线上的“后卫变前锋”战术。这种类似于当年执教江苏舜天的高洪波将埃雷尔森顶在锋线上的战术,尽管迄今为止没有收获过进球,但是依旧体现出了李霄鹏对于吉尔能力的认可和信任。

  高准翼迷局终将揭晓,他会回归山东鲁能?

  在2018赛季刚开始之时,因为高准翼的问题,山东鲁能曾经一纸诉状将河北华夏幸福告到中国足协。两家关系向来不错的俱乐部,因为高准翼的问题差点翻脸。

  7个月前的那场上诉,谁占理谁理亏大家都心知肚明。在山东鲁能向中国足协上诉之后,河北华夏幸福官方没有任何回应。以此相对应的,是在3月中旬的主场比赛中,并没有将高准翼列入大名单。

  尽管最后足协仲裁的结果没有公布,但是最为接近真相的一个解释应该是:山东鲁能在2018赛季放弃了对于高准翼使用权的追讨,而出于对球员的保护,山东鲁能也并没有死追到底。这样,高准翼才能够以u23球员的身份为河北华夏幸福打完2018赛季的比赛。

  那么,当2018赛季结束,高准翼究竟会不会回归山东鲁能呢?

  首先,已经不是u23球员的高准翼,即便是回归山东鲁能,也难以竞争到他在河北华夏幸福的场上位置。即便是在赛季初山东鲁能与河北华夏幸福争夺高准翼的时候,山东鲁能也不是因为缺少u23球员而争夺。可以证明的是,在客场对阵河北华夏幸福的比赛中,山东鲁能一次性派出了三名u23球员首发,以此来证明高准翼在山东鲁能队中并非不可或缺。

  其次,单纯从高准翼的位置来看,山东鲁能在中后卫的位置上并不缺人。无论是正值职业生涯黄金时期的戴琳还是赛季表现远比他更为出色的同年龄段球员刘军帅,甚至是比他更小的赵剑非,高准翼都没有什么竞争力。

  但是,尽管从阵容和技战术层面都已经不再急切的需要高准翼,山东鲁能出于两点原因,也应该让高准翼回归。

  第一,在新赛季高准翼是否回归,关乎高准翼真正的归属权究竟是谁。也就是一个“面子”问题。不能因为“不需要”而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上诉之后又糊里糊涂的了结。即便是球队不需要高准翼,也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宣布其租借或者转会。

  第二,在中后场上确实具备一定实力的高准翼,在加盟山东鲁能之初,是按照未来中后卫储备的目标引进的。如果能够在2019赛季回归到山东鲁能,那么高准翼与刘军帅一起,确实能够构建起同年龄段的中后卫组合,这对于山东鲁能也是一件好事。

  归化萧高进,形式或大于意义?

  作为中国足协确定的球员归化试点四个俱乐部之一,山东鲁能早在2018年中期的潍坊杯国际青年足球邀请赛时,就曾经将南安普顿青训营的萧高进招入队中,加入到山东鲁能队中参加了全程比赛。

  在外界的普遍解读中,这是山东鲁能积极响应中国足协号召,试图实现球员归化零突破的一个信号。相比于现在被风传的颇为有鼻子有眼,但却从未与任何国内俱乐部有过实质性关系的侯永永和黎腾龙,已经以球员身份加盟球队并参加过比赛的萧高进显然更为靠谱。

  那么,除了“试点”的意义之外,萧高进对于山东鲁能的作用究竟何在?

  在萧高进已经参加过的潍坊杯比赛中,山东鲁能当时集合了自己青训体系中99和01两年龄段的精英球员。其中,不仅有赵剑非、刘超阳、杨意林、何统帅等已经知名的球员,还有从巴西青训基地和葡萄牙联赛中锻炼的球员。

  可以说,萧高进在那支队伍中能够以一席之地,除去山东鲁能有意在比赛中考察他能力的原因外,本身已经能够体现他的实力。也就是说,他至少具备与山东鲁能同年龄段相近或超出的实力。如果能够加盟山东鲁能,对于山东鲁能该年龄段队伍的实力,将是一个很好的补充。这一点,在潍坊杯山东鲁能对阵上海上港时,他连入两球就已经能够证明。

  以潍坊杯为契机,山东鲁能完成了对萧高进相当于“试训”的考察。据笔者所知,山东鲁能俱乐部的球探和一线队教练组成员,几乎全程跟踪完了2018年潍坊杯的比赛。期间,山东鲁能的相关人员是否与萧高进有着更深层面的交流,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山东鲁能已经完成了萧高进的“归化”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技术考察。

  同时,在与山东鲁能的同年龄段球员组队期间,相信萧高进对于山东鲁能俱乐部也有了相当的了解。如果说存在问题的话,可能就是他的汉语说的并不利索,与队友的交流存在一定障碍。但在现代足球中,这已经不能算作问题。

  也就是说,截至目前山东鲁能应该已经与萧高进完成了相互的考察。我们可以大胆的猜测,余下的工作应该就是技术层面上的操作。因为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先例,所以这一项工作的进度可能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中国足球发展的大计划中,归化球员是重要的一环。山东鲁能作为一家向来能够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的央企俱乐部,既然已经成为“试点”,必定会在此事上有所表现。与此相匹配,多年来在欧洲和南美拥有着成熟的选援体系的山东鲁能,显然在“符合条件球员”的搜罗上具有其他国内俱乐部所无法比拟的优势。

  归化萧高进,或者归化类似于萧高进条件的任何球员,对于山东鲁能而言,都将是必然,或者说是“必须”。

收藏此页】【关闭此页】 微博转至:

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