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现役第一数据帝!若无伤病他或已联盟老大

http://www.spbo.com 2017-10-12 08:17 来源:新浪网体育


浓眉哥跌宕起伏的前半生

  他因为形象特异而被球迷戏称“浓眉哥”,他身长七尺却拥有后卫一般的技术,他一度被视作联盟的未来,但频繁的伤病却成为了他成就辉煌的最大阻碍。《他说》之第53期——安东尼-戴维斯。

  五口之家

  1993年3月11日,我出生在一个五口之家。除了父亲老安东尼-戴维斯和母亲伊兰妮尔-戴维斯,我还有两个姐姐,其中安托万妮特和我是龙凤胎,而大姐莱莎也是一名出色篮球运动员。我们一家住在芝加哥南部的恩格尔伍德。

  暴力街区

  恩格尔伍德是全美知名的暴力街区,这里的谋杀率居高不下。不过,我并未受到太多干扰,这里的人们个性简单,如果你在某方面表现出色,他们会鼓励你,希望你收获成功。我家后院有块篮球场,常有人过来和我一起打球,但并没有人企图伤害我或是骚扰我。

  初遭冷遇

  打小开始,我就喜欢篮球。我参加各种比赛,包括AAU联赛,八年级时,一个叫普尔曼的球探组织了一次“全明星赛”,成员全部遴选自芝加哥地区的八年级生,但其中并没有我的名字。这并不奇怪,当时我只有5尺9寸高,大约130磅重,而且还带着一个护目镜,看上去貌不惊人。

  私立高中

  后来,我进入当地一所名为远景宪章高中的私立学校上学。芝加哥的公立学校很糟糕,一个班通常有3、40个孩子,老师只能采取放羊式管理,布置完任务就让孩子们自己去做。而远景宪章高中一个班级只有10到15名学生,老师能更多进行一对一的指导,因此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

  默默无闻

  远景宪章高中的教学质量不错,但篮球环境并不理想。在高三之前,我们都只有一套两面穿的队服(主场客场各用一面),以及各式各样的球鞋,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支正规的篮球队,也没有太多的关注。支撑我们不懈努力的,只是我们对于篮球的热爱。

  穷街陋巷

  就在我一边努力提升自己的球技,一边内心深处却不免感到沮丧时,一支名叫“穷街陋巷”的AAU球队找上了我,希望我能加入他们。虽然我本来不想再打AAU的比赛,但经过一番挣扎之后,我还是接受了邀请,在我看来,这是一次很好的曝光机会。

  刮目相看

  三年之后,当普耳曼再次见到我时,他被吓了一跳。当时有人打电话给他,说AAU的“穷街陋巷”队有一个天才值得关注,于是他来到了比赛现场,再次见到了我——虽然还是那么纤瘦,但却比之前高了将近1英尺,因此他甚至没办法将眼前的这个少年和三年前那个安东尼-戴维斯联系在一起。

  一夜成名

  这场比赛,我给普尔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时的我,在球场上早已鹤立鸡群,加上一双长臂,总能轻松封掉对方的出手。不仅如此,作为一名大个子,进攻端我能既控球组织,还能射中三分,简直就是一个怪物。于是,普尔曼制作了比赛集锦,名字就叫穷街怪兽,上传到了互联网上,第二天,我的名字就传遍了全美,我的命运也从此迎来转折。

  热门新人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逐渐成为了闻名全国的顶级高中生,每场比赛,技术台两边都各有三、四个媒体记者对我进行全程报道,而各大高校,也纷纷向我抛出橄榄枝。其中第一个找上门来的就是哈佛大学,但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肯塔基大学的约翰-卡利帕里。

  卡利帕里

  当时几乎所有来招募我的球队都跟我说,“来我们这儿吧,你会成为先发,你会成为球队核心。”而卡利帕里全然不同,他当时在我家客厅里和我面对面时,说的是:“嘿,孩子,你是芝加哥头号高中生,你是麦当劳全美明星队成员,但在肯塔基,你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去赢得一切。”

  肯塔基

  于是,为了继续提升自己,不断追求卓越,我加入了肯塔基。在卡帅的帮助下,我打出了完美的大一赛季,以62.3%的命中率场均砍下14.2分10.4个篮板和4.65次封盖。在我的帮助下,肯塔基赢得全国冠军。而我本人,更是囊括了四强赛MOP、伍登奖、奈史密斯奖等七项年度大奖中的六项,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国最佳大学球员。

  状元秀

  2012年夏天,我参加了NBA的选秀大会,毫无悬念地被新奥尔良黄蜂(如今的鹈鹕)在首轮第一顺位选中,成为状元。同年7月,我顶替受伤的布雷克-格里芬入选美国男篮奥运代表队,并最终随队夺得了一枚宝贵的金牌。我的人生,也从此翻开了新的篇章。

  我是安东尼-戴维斯,这是我的前半生。

收藏此页】【关闭此页】 微博转至:

专题报道